beat365体育(亚洲版)登录-2023最新Sports Club

监理之路不易,且行且珍惜!

2022-11-18 09:49:01

 

《这个杀手不太冷》里最经典的一句台词:

 

 

玛蒂尔达:是不是人生总是如此艰难,还是只有童年如此?

莱昂:总是如此。

 

监理人的人生也是一样,

虽谈不上事事艰难,但也从来也没有“容易”二字。

 

监理人在外人看起来很正常,善谈吐、好乐观、广社交,表面平静,实际上心里的糟心事已经积累到一定程度了。

 

不会气急了摔茶杯拍桌子,更不会委屈了向别人倾诉。

 

 

 

监理人的“不容易”

 

做事都要考虑后果

 

 

十分欣赏95后这一代人的洒脱,工作不顺心——立辞;三观谈不拢——散分;生活太枯燥——浪起......

 

每当看到小年轻们这些堪称“奇葩”的行为,一众老监理们总是满是鄙夷又夹杂着羡慕地说道:这帮愣头青啊,真是too young too simple!

 

然而这帮愣头青们也有着相同的疑惑:“ 工作不就是干的不爽就要换,与人打交道不就是看谁不爽就呼谁?”

 

谁说的?于是你尝试进行一下反驳。

 

你看我们监理,碰到业主不懂装懂瞎指挥的时候,哪次不是据理以争直接怼回去的?哦,貌似不对啊,好像每次都是点头哈腰随声附和来着;

 

你看我们监理,碰到主管单位、质检安检、消防等部门指指点点阴阳怪气的时候,哪次不是引经据典不卑不亢的?哦,貌似不对啊,好像每次都是溜须拍马端茶递烟来着;

 

你看我们监理,碰到施工单位欺上瞒下弄虚作假的时候,哪次不是严词拒绝怒目而斥的?哦,貌似不对啊,好像每次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来着;

 

你看,监理人的世界,没有“容易”二字,连发泄情绪都是要算性价比的。

 

监理人的“不容易”

 

连发泄都要排队

 

有从业多年的监理讲过,虽然作为干工程的回家很少,可每次回家停车到楼下的时候都会在车里坐好一会儿,因为一想到自己上楼后就要从X工转化为别人的老公、父亲、儿子、女婿.....,瞬间就觉得项目上所谓的劳累都没有此刻的压力来的更加沉重。有很多次自己都忍不住在车里默默流泪。

 

作为监理,在工地上不但辛苦而且节奏紧张,质量安全责任人更是让人每日如坐针毡,令人心酸的是收入还他么的贼低。想想自己作为上有老下有小,堪称一大家子的顶梁柱,一旦失败,将一无所有。

 

 

这也就理解了为什么大部分监理都不会轻易将自己的压力和负面情绪给家人看,给同事看,只能找一个无人知晓的地方,发泄自己的疲惫和压力。

 

然而发泄完之后,还要重新振作起来,拍拍脸,抖抖肩,让笑容回到脸上,走到家门口深吸一口,略带笑意地说:

 

“我回来啦!”

 

监理人的发泄需要排队进行,你不能在妻子抱怨的时候一起自怨自弃,你不能在孩子哇哇大哭的时候,跟着孩子一起哭,更不能在父母需要照顾的时候,丧气落泪。

 

你需要做一个好丈夫、好父母,也需要做一个好儿女,妻子委屈的时候要无条件的包容,给予理解和温暖;孩子哭的时候你要想尽办法逗乐,无论是扮可爱还是讲笑话;父母需要照顾的时候你要想尽办法体贴,无论是更衣还是做饭。

 

当把这一切都整理好之后,自己再选择抽空崩溃。

 

 

监理人的“不容易”

 

就是对每个人都说“我很好”

 

有监理朋友说,看到自己的朋友在朋友圈里所发的信息,要么是事业有成天天向上、要么是家庭和睦幸福满满、要么就是自信十足热血励志,满满的都是正能量。

 

可是作为从业多年的监理,自己从来不敢乱发朋友圈,因为如果完全按照自己的心绪来发的话,恐怕多是些负能量的消息,索性就让自己的情绪静静地呆在自己的身体里,没心没肺地活着。

 

这不是少数监理的心态,而是大部分监理人的正常生活状态。监理人的最大的谎言,就是“我没事”。

 

在工地上加班加点忙碌到深夜没功夫吃饭,家人一个电话过来,你说“我没事”;

 

被各种刁难、各种黑锅打压后面对同行们的安慰时,你摇了摇头说“我没事”;

 

看到行业的没落人生无望,朋友们嘘寒问暖的时候,你勉强挤出一个微笑说:“我没事”。

 

..................

 

一句“我没事”,也许旁人就真地觉得我们还好,但直到有一天,当你自己亲口说出这句话时,才会明白,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往往是自己最糟糕的时刻。

 

监理人的世界中,很多时候都会溃不成军,但还要在别人面前装作很酷很快乐的样子。

 

心酸吗?很心酸。

 

生活啊,向来都只让人喘一口气,不多,让你很绝望;不少,让你还有希望,丧下去是没有用的,崩溃也是没用的,当现实让你倍感压力,你只能尽快地自愈。

 

最后用一句网上很流行的微博做结语:“开心点吧朋友们,人间不值得。”

XML 地图